配资平台歡迎您的到来!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稀土整頓風暴重来:央地矛盾難平
成立“國家”級稀土礦區,收集地方采礦權,治理稀土开采污染,主管部門強勢介入稀土亂局
  财经國家周刊報道 首個“國家”級别稀土礦區的成立,觸动了稀土行业的敏感神经。
  2月10日,國土资源部宣布,在江西贛州設立首批稀土國家規劃礦區。該規劃區涉及贛州7個縣共計2534平方公里。此時,正值稀土专項整頓完成不久,中央将“收集地方采礦權,實現稀土行业集中格局”的傳聞随之風起。
  “首批稀土國家規劃區并不涉及采礦權分配,隻是在詳細掌握規劃區域内稀土资源的同時,做出科学可行的計劃管理措施。”2月9日,國土资源部礦産开發管理司一位負責人對《财经國家周刊》說,“目前贛州稀土的采礦權仍歸屬贛州稀土礦业公司”。
  但这并不意味着對稀土“礦權”的整頓就此停步。前述礦産开發管理司負責人告訴記者,未来國家還将繼續針對優勢稀土资源劃定國家規劃區,下一批規劃區可能落户湖南和廣東。而新的“國家級”礦區,是否涉及采礦權“有待商榷”。
  “雖然重新分配稀土采礦權與現行的法律有相悖之處,但(鑒于)南方稀土市場非理性的狀态已经根深蒂固,以某種方式強勢介入(礦權)并非不可取。”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一位专家告訴記者。該专家曾參與國土资源部2010年全國礦业權實地核查,對中國稀土市場的情況頗为熟悉。

  無奈之舉
  “收集地方采礦權,實現稀土行业集中格局”的思路,實为監管者的無奈之舉。
  2010年末,國土资源部完成了为期半年的稀土等礦産专項整治。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稀土市場的紛争重現。中央部委、央企、地方政府各有攻守,針對稀土的博弈仍在不斷上演。
  2011年1月,五礦集團宣布已完成對江西、湖南等地稀土冶煉加工企业的合并,公司年分離稀土达13600噸,五礦由此成为中國最大的稀土産品经營商,并开始加速推动其旗下的五礦稀土(贛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五礦稀土”)的上市步伐。
  1月19日,中鋁集團注资廣西有色集團的消息傳出,雙方合资开發廣西境内的稀土资源已是公开的秘密。
  2月初,江西在贛州設立“江西省鎢與稀土工程研究中心”,試圖擺脫央企、自力更生向稀土産业鍊下遊延伸。
  與此同時,散布在江西、湖南、廣東、廣西等數百個縣域的南方稀土行业,利益格局錯綜複雜。中央關于稀土市場的限産、配額等幹預政策亦收效甚微。
  中國市場亂局之下,國際稀土供應商則順勢加速布局稀土市場。1月28日,美國钼礦公司接受《财经國家周刊》書面采訪時證實,該公司已经拿到複産批文,重啟位于加利福尼亞州莫哈維沙漠芒廷山口稀土礦,該礦是中國之外全球最大的稀土礦藏。
  “中國在國際稀土市場的地位難以撼动,但我們希望在未来2~3年内成为一家非常重要的(稀土)供應商。”美國钼礦公司在郵件中表示,該公司還将加速其位于南非、澳大利亞和加拿大魁北克等地的稀土开采。
央地矛盾難平
  随着稀土整合的推進,以中鋁、五礦、中色为代表的“央企國家隊”頻繁在地方稀土市場跑馬圈地,但地方政府對此并不買賬。南方稀土重鎮江西省,在这輪對抗中率先發難。
  2010年年末,江西省开始籌劃“江西省鎢與稀土工程研究中心”(下稱“江西研究中心”)。該中心由江西省鎢與稀土研究院、贛州虔東稀土集團、江西省龍钇重稀土材料公司等六家當地單位共同組建。
  “從組成單位可以看出,省政府的主要目的是搭建省内(稀土)的産学研"聯合艦隊",擺脫央企的掌控,推动省區内稀土産业的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江西省鎢與稀土研究院負責人告訴《财经國家周刊》,省政府對于央企進入江西隻攫取稀土资源而不幫助地方向稀土下遊産业鍊延伸的做法極度不滿。
  在政策層面,江西省政府已经开始“驅逐”涉足省内稀土的央企。
  2010年3月,江西省引進中鋁制衡此前在江西一家獨大的五礦集團;2011年年初,贛州市将贛州紅金稀土有限公司(下稱“紅金稀土”)列入該市支持IPO梯隊企业之列,此舉将以銷納紅金稀土为主业的五礦稀土徹底架空,贛州驅趕五礦已是意圖明顯。
  “江西的目标不僅要做(稀土)资源大省,還要做(稀土)産业大省。” 江西省鎢與稀土研究院負責人表示,江西擁有全國最豐富的離子吸附型稀土,由于五礦等央企隻看重短期利益,使得全省的稀土産业多集中于稀土开采、冶煉分離等上遊业務。按照江西全省的規劃,政府意圖控制上遊资源的同時,獨立涉足下遊深加工領域,以期打造完整的稀土産业鍊。
  上述专家向《财经國家周刊》證實,雖然衆多央企已经涉足江西稀土,但迄今为止沒有一家央企獲得稀土采礦權。而在碰壁江西之後,五礦、中鋁等央企也开始将“圈地”的目标放置于湖北、廣西、廣東等地。“今年江西與五礦的争奪會越發升級,而湖廣(四省區)會是央企競逐的新焦點。”
  中國稀土学會秘書長林東魯對央企跑馬圈礦的行徑頗为不屑。“央企的實力不是體現在獲取多少资源,而是體現在(稀土)深加工、稀土新材料方面(的進展)。”而在这一層面,各大央企并沒有成熟的技術積累。
  在地方與央企的博弈中,中央的政策明顯傾向于央企。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國资委主任王勇亦明确表态支持五礦、中鋁等有實力的央企整合地方稀土资源。
  “毫無疑問,南方稀土的混亂局面不會因为幾次整頓而徹底好轉。”前述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专家告訴《财经國家周刊》,國土资源部已经研究過稀土礦權改革的一攬子方案,未来不排除改革礦權以有效推進稀土资源整合。

  産业升級
  新一輪稀土整頓山雨欲来,而稀土开采中的污染問題,也将成为治理新政的重要一環。
  和跑馬圈礦、過度开采等問題相比,稀土开采導致的環境污染以往并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而中國目前大量采用的池浸公益等粗犷式稀土开采所引發的環境問題亦愈来愈顯現。
  “(中國)很多稀土礦仍采用浸泡式开采,这是在複制芒廷山口(稀土礦)的災難。”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一位參與芒廷山口稀土礦开采的工程師告訴《财经國家周刊》。該礦曾经是世界最大的稀土礦場,上世紀90年代末,芒廷山口稀土礦發生嚴重的管道洩漏事故,大量放射性液體流入附近的城鎮和沙漠,由此展开的清潔行动所费高达20多億美元。
  “并非所有的溶液都能得到回收,而未充分回收和部分化学品則直接滲入地下或排入礦區周圍的農田林地。”該专家表示,中國稀土礦區近60%的土壤已经闆結荒化,複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國稀土学會的资料顯示,池浸工藝相當于“搬山運动”,對生态環境的破壞極大,每生産一噸混合稀土氧化物需破壞200平方米地表植被,剝離300平方米地表土,消耗1201~2001噸礦石,産生尾礦1200~2000噸,沙化土地約1畝,年造成水土流失1200立方米。
  基于其巨大的破壞性和浪费,业内专家一直呼籲禁用池浸工藝,推廣使用回收率較高的堆浸工业和原地浸礦工藝,但鑒于池浸工藝价格低廉,國内稀土企业尤其是中小稀土企业使用率頗高。
  贛州市副市長劉琮介紹,贛州市直至2003年才全面停止了资源回收率不到50%的池浸工藝,2007年停止回收率不到70%的堆浸工藝,目前還在積極探索采用回收率在80%以上的原地浸礦工藝。
  雖然中國稀土开采工藝不斷改進,但其對環境开采造成的破壞并未徹底根除。2010年年初,《紐約時報》一篇題为《有利于地球的元素被毀滅性开采》的文章介紹,廣東省河源市古雲村因稀土开發導致生态環境破壞嚴重:村里的土地呈棕紅色,而礦山下的土地更是寸草不生。
  值得慶幸的是,《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準》預計将在年内出台。不過,在參與起草該标準的稀土材料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黃小衛看来,此舉可能将國内稀土工业的環保成本提高一倍以上,稀土价格也将不可避免地随新一輪的治理而走高。

快速導航:鐵氧體配资平台|永配资平台氧體|橡膠配资平台|配资开户|配资平台廠家

發布人:永配资平台氧體配资平台 發布時間:2014年2月11日 此新聞已被浏覽 2787
 
2018-10-15 (閱讀3466次)
2014-4-1 (閱讀4808次)
2014-4-1 (閱讀5554次)
2014-4-1 (閱讀6517次)
2014-4-1 (閱讀6603次)
2014-3-25 (閱讀2957次)
2014-3-25 (閱讀4992次)
2014-3-25 (閱讀5150次)
2014-3-25 (閱讀4936次)
2014-3-25 (閱讀5068次)


????

服務熱線:0755-29945524
傳真:0755-29945527
E-mail:8810@szyihao.com
客服QQ: 
网址:www.cbjlf.com
貿易通: